【ONEPLUS导师专访】在她眼中,每一位选择服装设
发布于:2019-03-28 10:37  浏览:

你所在位置:首页 > 艺术留学动态 >

 

Jillian何

本科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学

获得中国美术学院 2011 级优秀毕业生称号

 

研究生于英国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研学服装设计

2013 世界礼仪服饰设计大赛获“新锐礼服设计师”称号

 

 

进行这次专访前,何老师刚结束完一节课程,虽然刚上完课,但是何老师依然超有活力,休息的间隙,我们便聊了起来,本篇专访,没有高谈阔论,没有浮夸鸡汤,有的是贴近生活,走进内心的真实与平和。

 

Q1

艺泇菌:选择学习服装设计的同学在您看来是否有不同之处?

 

何老师:也许是因为我的一些些偏爱,选择服装设计专业的这些同学在我看来,和其他艺术设计类专业的小孩想法很不一样。

 

也许是在这个时代状况下,很多这些年龄层的孩子会有比较压抑的心理状态,从高中或高中以上的年龄阶层,很多时候,奇装异服是他们对于这个专业的误解,但很多孩子因为这个误解,反而指引了他们选择这个方向,可能他们很多时候是比较想突出个性的,表达自己要和别人不一样,不一样的感觉,不一样的sense,然后这些感觉可能会默默地转变为一种他们自己的风格。

 

其实刚开始接触的一些孩子,他们可能比较乖,比较标准化,但是近几年接触到的孩子,他们都很有自己的想法,或者他们自己已经在某些领域,有一些自己的风格方向在里面了,比如二次元、日系、欧美范儿、摄影发烧友等等,其实这也特别好。

 

Q2

艺泇菌:有没有一些很特别的学生在您的教学生涯里让您记忆深刻?

 

何老师:有挺多学生都让我有深刻的印象,与他们相处的过程中,我也有很多感触。

 

以奶奶为项目主题的女孩 

这个女孩她在做项目期间,她的奶奶生病了,但她没有办法回家,所以她当时整个是比较焦虑的要去准备学业,同时又很担心家里人的状态,她其实在做项目的时候,其中有一个项目就是关于她的奶奶。

 

因为她对她奶奶其实记忆不深,这一点和我其实很像,所以我很触动。在她概念里,以前的奶奶可能是雷厉风行,什么事情都能很好地把控,但是生病后,就会表现出很脆弱的一面,这时候的奶奶就像一个儿童,她会联想到童年,让她想起小时候奶奶对她的关怀,可能奶奶就很像童年的她。她便以此作为一个作品的点的连接,很多东西都可以从自身出发。

奶奶为主题的学生案例赏析

 

少言寡语却内心善良的韩国女孩

这个小姑娘其实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小姑娘,但是她永远不说话,一般这种学生在专业上是相对不讨巧的,因为很多机会她就比较容易错过,但是后来我通过了解,和她沟通,和她聊天,我知道她经历过一些并不美好的关于家里人的事情。

 

她不是住在爸妈身边,是和表亲住在一起,她曾经被她的表亲侵犯过,但是她对于这一点一直埋在心里,埋得非常非常深,那天我记忆很深刻,我们聊完以后,我哭了,她也哭了,那时候我的想法就是,把她送出去,不管是送她去更好的学校,还是回到爸妈的身边回去韩国念书也好,我想一定要把她送出去!所以从那以后,我和她的一些相处模式,包括她做出来的东西,我都能理解了。

 

很多时候,我没有办法把学生只是当作我的学生,他们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,他们有自己的经历和背景,只是在专业学习上,需要我们给到他们一些指导,但是很多东西,不是模式化的,他们自身拥有的才是最珍贵的,有些可能经历过相对灰暗的遭遇,有些可能从小到大都顺风顺水感受peace&love,有非常好的背景,这些都是他们非常宝贵的东西,所以很多时候选主题的时候,我都希望他们从自身出发,先问一问自己,你喜欢什么?你想做什么?

 

从金融转入服装的才气少女

她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女孩,患有自闭症,我当时和她接触的时候,我就发现了这个问题,很多时候她没有办法静下心来,因为她对事物的判断包括很多东西的选择是有困难的,所以如果作为一个设计师,你要去克服这个心理压力其实是非常难的。这就像一个歌手,当你的嗓子和耳朵不听你的使唤的时候是非常困难的,这让我想起那位日本女歌手,中岛美嘉和她演唱《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》背后的故事一样,中岛美嘉因为咽鼓管开放症,几乎失聪,但她没有放弃,而是在次年4月复出,翻唱了这首《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》,这首歌曾经让日本的自杀率降到最低,对于社会来说其实有着深刻的意义。

 

同时也让我感触,面对疾病,不论是生理还是心理,不需要刻意去回避,因为,没有人是完美的,每个人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,就算是最后成功地拿到了一张非常好的offer,转身,这便是又是一个新的起点,所以我在觉得在这个过程中,能够帮助他们的,不论是教学指导本身,还是心理上,都能有所帮助,这才是最让我感动的,所以到后面,我的很多学生都变成了朋友,因为我知道他们,他们也了解我。

 

像这个孩子她可能最初没有办法像设计师一样去做很多东西,所以后来我用一种归整的形式,把她现有的很多东西,从服装设计的角度重新整理,后来发现,她其实非常有才华,她参加过很多大赛,大赛作品也被成功地被选用,最后就把这些东西也一起整理进去,她非常想去Parsons,最后也是顺利地进入了Parsons。她语言非常强,并且她有很强的关于金融方面的头脑,她是从金融专业转过来,这也是我在指导学生的时候,非常有感触的一个地方,从他们自身出发,帮助他们,往下一步的平台,不论是专业还是学校,有一个更好的发展。

该同学作品赏析

 

对于这样的转专业学习服装设计的同学,我觉得其实指导这样的同学做作品集,其实更有意思。对于转专业的同学而言,确实像服装上的技能比如打板、立裁、手绘等等,不是他们的强项,甚至非常拖他们的后腿,但是他们自身所学的专业其实能帮助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服装。

 

3个月拿到LCF Offer的工科男孩

他做项目非常非常快,差不多2-3个月完成了3个项目(全脱产,且仅为极少个例,同学们不要效仿该时间节奏哈),拿到了LCF的保本Offer,也是转专业,一点基础都没有,他之前是学电子工程相关专业的,一个非常有自己审美风格的男孩子,他的审美很不错。

 

其实我本身很敬佩这些学生,他们可能愿意在自己已经做了一次选择之后再做一次选择,如果是我的话,可能我比较幸运,我选了这个方向之后,很多事情都随了我的心愿,很多东西都是我想要的,但很多人他们可能就是最初选错了方向,或者因为父母的原因,或者因为当时考学升学的原因,他们没有办法第一次做真正适合他们的选择,但是他们依然有勇气做第二次选择,这一点其实我挺敬佩的。

 

所以当时他也是从他自己本专业出发,从第一个项目开始,不论是风格还是面料或是廓形,都是从他自身所熟悉的角度去出发,去了解服装设计是什么样子的,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契合点,所以在第二个第三个项目的时候,也很容易去找到思路,因为他从一个熟悉的东西转换过来之后,他就更容易去做一个思维发散,容易去扩展更多的东西。

该同学作品赏析

 

 

Q3

艺泇菌:当学生面临各方面选择的时候,您觉得怎样的选择是正确的?怎样的建议可以帮助到他们?

 

何老师:因为我遇到的学生很多,各种案例多了以后,其实我可能没有那么注重,一定要逼迫某个学生把某个东西做完,一定要达到一个怎么样的结果,因为结果没有绝对的好坏,每个人的情况也不尽相同。尤其是收获了那么多好Offer之后,其实有一些学生的结果让我觉得也不错,在我看来,并不是最终拿到了顶尖院校的Offer,去到了好学校,就是真正适合这个学生的最好结果。

 

那位韩国的女孩子,当时我觉得最终,是一个好的结果,就是她回到了韩国,去到了她爸爸身边,相比于她去到一个陌生的国度,面对不论是生活还是学业上的压力,再结合她的自身状态,可能她会承受不了,引发更大的问题,但是她回到韩国以后,我发现她所有的动态,都是非常阳光的、温暖的、美好的,我觉得对她而言这就是一个好的结果。

 

还有一个学生,当时在德国读服装设计本科,其实很多在国外学习的同学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轻松,他们本身压力也比较大,她妈妈是一个非常强势的人,当时让她去德国学服装,要求也是非常高。学生本身是一个情商很高的女孩子,但其实对于服装设计这个专业本身而言,我个人觉得她其实不是很合适,当时她妈妈找过我很多次,就是强调,这个孩子一定要硬逼她,她以前也是去不了德国,念不了书的,但是一定要强行逼迫她,重压和强逼之下,她一定可以,她的妈妈就这样给我展示了非常强的意愿,就是一定要逼迫她,但其实我在和这个女孩接触的过程中,我真的觉得她是一个个性包括整体都非常优秀的女孩子,但是这个专业确实不太适合她,她妈妈想要她申请英国服装设计研究生,并且一定要让她申到最好的,但是她当时的状态确实距离申请有着相对大的能力方面的欠缺,而且时间上也非常有限,她一边需要完成德国那边的学业,一边要准备这边的作品集,要两边来回跑,后来她回德国很长一段时间后,她告诉我:“老师,我说服我妈妈了。” 她的男朋友也在德国,最后她结婚了,我觉得其实这个结果也挺好的,并不是说她放弃了这个结果好,而是她可以和她妈妈正常的沟通和对话了,这一点是很难能可贵的。

 

我们可以做到,最终送她去很好的院校继续学习服装,但是她进去以后呢?以后的以后呢?这个东西是不是适合她的?以及在她和她妈妈一次次的博弈当中,她是不是又要一次次的退后,一味的听从?一次次的不能表明自己的真实想法?但是这一次她的放弃,我是为她高兴的,我觉得她成功了,她可以正常的和她妈妈沟通。

 

所以我是觉得很多时候,接触一个学生,要负责地从你的角度,也要结合他的情况,他的背景,挑选他适合的方向,给他一些建议,我没有刻意追求每个学生去到最顶尖的学校,当然去到顶尖院校是好的,但我觉得适合他们的也同样是好的。

 

我还有另外一个学生,后来她在选择学校的时候,就问我,老师,这所学校怎么样?我看了之后告诉她,这所学校不错啊,去这所学校之后你同样也可以有一些自己的时间。因为她本身是一个很灵活又巧妙地女孩子,也很有自己的想法,她不是那种适合强度非常大课业压力的学生,当然学服装的孩子们,很多都很拼,但是也不是每一个孩子都是这样,她反而适合那种有一定空间,可以去填充自己的想法,节奏慢一点产出个性东西的学校,当然,我并不是说,那种高强度的学校对她来说就不好,但是不一定就非常适合,后来她也在当地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找了一个英国当地的小哥哥谈恋爱,也是学业爱情双丰收。

 

因为你把学生当朋友,不论是交流还是教学,都会更放松。而且很多遗憾会变少,我很多时候不是因为某个学生没有拿到最好院校的Offer而遗憾,但会因为最终他们没有做出最适合他们的选择而遗憾。

 

Q4

 

艺泇菌:您在CSM学习期间,有没有做过哪些您认为很有意义的事情或项目?

 

何老师:

关于乳腺癌这个医疗话题

我当时有关注乳腺癌这个话题,因为这个癌症其实死亡率也不低,并且越来越多的女性受到乳腺癌的威胁,但是在国内,也许很多癌症会被广泛讨论,但是提到乳腺癌很多女性会避而不谈,当时我身边有朋友和我沟通到这个话题,我也是很受触动。

 

所以我当时就做了很多research,包括我去当地关于乳腺癌的公益机构,和他们沟通,还带了很多公益的项目去学校,在做这个项目期间,这个公益也在学校得到一个发展,包括在那期间我会去读很多关于医疗的书,会做很多问卷调查,做很多看似和这个专业无关的东西,但可能这就是这个专业的意义所在,就像作家,笔就是他的工具,画家,画板就是他的工具,那对于服装设计师来说,服装就是我们传达的一个媒介。

 

包括在后期我也有和我朋友聊,她说她家里人也有患乳腺癌的家人,觉得非常痛苦,因为在去清理的时候,除了乳腺的部分还要连着腋下淋巴一起清理,所以当时整个手臂会产生充血和肿胀的现象,我希望有很多配套的器械也好,服装也好,能够帮助他们,让他们舒服一些,有些患者和我说,会觉得胸口好像有一块铁板一样…像这些都是平时我们比较难接触到的,那我们如果能够以项目的形式去传递给他们,是我觉得这是我能够做的,除了设计好看的衣服以外,能够去传达的东西。

何老师-关于乳腺癌项目作品赏析

 

Shoreditch Panic

我刚刚去英国的时候,我有感受到一个非常大的文化冲突,当时我有非常强烈的这种感觉,所以我当时有做另一个项目,叫shoreditch panic,shoreditch是英国一个非常洋气的一个区,里面有不同的文化交融、老旧市场、很多艺术家涂鸦、音乐人等等会常汇聚于此。但是当时我去的那一天,我并没有感受到任何文化和美好,我当时的感受就是恐惧。当时天黑了,下雨,也没有人,我的想法就是:我!要!回!家!

 

其实很多人都会遇到类似的问题,就是去了一个新环境,你需要去融合,所以我就做了一个类似行为艺术的项目,我当时就带了两个塑料袋,去了shoreditch最热闹的两个地方,我套了两个塑料袋在头上,但是可以听到周围的声音。第一个袋子是一个看不见的,牛皮纸袋,我就套在头上,站在路边,有很多人在我身边走来走去,我刚开始非常不舒服,觉得好奇怪好紧张,后来我发现大家也没有因为这件事过分的怎么样,我就站在那里慢慢感受,直到我的心态慢慢可以放松下来,然后我就换上了第二个塑料袋,第二个是个透明的塑料袋,我可以看到外面,外面的人也可以模糊地看到我,我觉得这就是象征着,我想慢慢去了解我周围的环境,我开始有胆量去观察、探索、感受。在这个期间,我遇到了我的校友,CSM的不同专业的同学,还遇到了一个美国的记者,还进行了一个蒙面采访,其实很有意思。

 

何老师-shoreditch panic照片

 

从这个项目结束后我回去做东西,我可能就没有那么畏首畏尾了,因为我觉得在这期间,我本人在想法上得到了一个成长,这些东西可能不仅是体现在专业上面,它可以伴随我面对很多事情,可能很多人有时候不能理解一些设计,尤其是一些艺术家或者是设计师他们早期的一些实验性的东西,但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慢慢理解。

 

时尚、服装它只是你生活中的一个部分,可以是非常大的一个部分,也可以是非常小的一个部分,但是它不可避免地影响你,所以我在后面指导学生的时候,我也是希望他们能够从本身去了解和感受,没有什么所谓的对错,只要通过自己的方式表达出来,面对自己的内心,真实的内心,不要逃避自己内心喜欢的和不喜欢的。所以去面试的时候,作品集就像你的人一样,院校的教授们,他们能感知到你,这个就是我觉得做服装设计有意义的一个地方。